熱情  全球200大企業領導人排名第一的特質  2004.10.
前奇異執行長傑克‧威爾許認為A級人與B級人,最大的差別就在熱情;根據〈全球兩百大企業CEO特質〉調查發現:在十個共同的重要特質中,排名第一也是熱情。這個神奇配方,如果注入企業經營,公司股東權益報酬率將提高200%!~摘錄自《商業周刊》882期

秋涼節氣的台北街頭,有兩條排隊長龍,鼓動著首都。一條長龍在東區,等著進一○一 大樓新開幕LV旗艦店的人潮;另一條長龍在西門町,長長的人群從大馬路蜿蜒到巷子, 等候著導演吳乙峰的紀錄片「生命」。台北人為了搶購精品排隊,司空見慣;但為了看一部紀錄片,有人一大早排隊三小時,才買到一張晚上十點鐘的票,這倒是破紀錄。冷漠台北人熱血的這部紀錄片,是自稱「吾已瘋」的吳乙峰埋首九二一災區五年後而有的作品。它去年在全世界九百部紀錄片中 勝出,得到「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影展優秀賞」與「法國南特影展最佳紀錄片」,是少 數能同時榮獲兩項大獎的紀錄片。

吳乙峰為了「生命」,拒拍能賺百萬元的連續劇
大學時代,就立志要拍影片,因此不顧獸醫父親的反對,從企管系轉考戲劇系,兩人甚 至因此一年不說話。這股喜歡拍片的信念強到他激動的說:「要我去上班不要拍片,我 三天就會自殺。」工作之後,別人拍三天,剪出半小時,但他要求自己半小時、預算十五萬元的影片,至 少拍半年才行,他認為沒有拉長時間,怎能看出生命的縱深。十五年前,因為不願跟大 家隨波逐流拍求快的商業片,一心想拍片的他,號召一群人組成全景傳播,以拍出震懾人心的紀錄片為職志。為了拍紀錄片,他經常與金錢過不去。他曾經拒絕拍攝一部可賺 上百萬元的連續劇,理由是:「人生苦短,做自己有興趣的紀錄片都來不及,哪有時間 拍電視劇。」他寧願一頭深入災區陪著災民,蹲在一起找失蹤家屬。
剛拍《生命》的時候,好幾次家屬都在高高突起黃土上,哭著求他:「我要見我的父母。」他沮喪的把鏡頭丟在一邊,「想到我沒辦法幫他們,我就難過拍不下去。」吳乙峰只 能陪著啜泣。有時想著想著要掏出口袋裡的錢給他們,但又想自己也沒錢,只能一路跑 回工作室後,緊握自己小孩的照片才能冷靜。那時不斷有個聲音告訴他要放棄,「只要 明天一早,拿著包包就可以下山回家,解脫這一切。」但只要想到居民遇到這些事,都 能堅強活下去,「再苦我都要撐下去」他說。十五年來,面對不同的拍攝主題,吳乙峰內心總是澎湃不已。他選擇放棄通向企業的捷徑。

威爾許挑接班人,花六年才找到擁有熱情的人
前GE〈奇異電子〉執行長傑克‧威爾許,將這樣的工作者視為A級人物。他把優秀的 工作者分為A、B、C三種。最頂尖的A和其次的B,兩者的專業技能都一樣,但是擁 有熱情者更勝一籌。他花了六年尋找接班人,最後在當時的十三位高階經理角逐下,欽 定傑夫‧伊梅特〈Jeff Immelt〉為新任執行長。「擁有熱情的傑夫‧伊梅特是最佳人 選。這也是我過去二十年裡最佳的決定。」他在給股東的信上,如此寫著。
湯瑪士‧聶夫〈Thomas Neff〉在《五十位頂尖CEO的領袖特質》一書,針對美國《 財星》兩百大的企業CEO調查,舉出十個重要的共同特質,其中排名第一的就是熱情。 熱情,影響人的格局。但,熱情的內涵是什麼?
「熱情是一種不完成會不舒服的情緒,是一種續航力。」台大心理系教授鄭伯壎說,不 像一般理解外在的活潑熱鬧,而是那種我一定要做到的堅持,即便赴湯蹈火也不會磨損。 鄭伯壎分析,熱情的人都有一個「終極目標」,不是一般物質慾望的滿足,而是突破成 為匠心獨具。為了拍片,吳乙峰被名導吳念真說是拋家棄子的瘋子。為了捕捉一位少女 的鏡頭,可以等上半年。甚至,拍到沒錢時就拿房子去抵押,「我不急著賺錢,反正平 常也沒賺過。」現在月薪四萬元的他瀟灑說。那種使命感是雖千萬人吾往矣,即使被說 成是瘋、痴,也甘之如飴。
熱情的人,就像發電機一樣,永遠充滿著能量,且會感染整個環境、願意分享,「在人 力資源裡,稱這樣的人具有利他主義,或者組織公民行為。」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研究所 所長林文政說,所謂的組織公民行為,就是會喜歡別人和自己一樣,而為了這個目的, 願意多做一些超過職責以外的事,這樣的員工也是企業最愛,一位中信金控副總表示:「我要找的人,是屁股有三把火的人!」明基電通總經理李錫華也說,經驗、學歷都是 其次,要的是越「熱」越好。

熱情的英文「enthusiasm」是從古老的希臘字「神」〈theos〉與「內心」〈entos〉結合,代表「內心的神靈」,說穿就是一種生命信仰。因為信仰所以激發正面思考,不容 易隨著環境妥協,當別人困在作、抱怨時,他能轉一個角度看待,並且相信自己。「既然熱情的背後是一種信仰,就不會只是為了賺錢而工作。」鄭伯壎認為,熱情久了,錢財自然來。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認為,現在的年輕人多半看哪裡薪水高、股票紅利多就往哪裡跑,沒能堅持下去,「這種吉普賽性格,就是沒有熱情。」他說,這是「short term」〈短視〉的心態。
當吳乙峰看見災區滿地黃土中,怪手挖出直徑二十公尺、一個個坑洞,他難過地回帳棚 裡哭,「這個故事不紀錄,你怎麼跟下一代交代。」當別人想的是賺錢,他想的卻是身 後五十年。

原來熱情的人找的是價值,而非價格。
法國波爾多區最頂級的五大酒莊,為了釀最好喝的葡萄酒,可以連續砍十年把所有葡萄藤砍光,只為讓根部抓深土壤,才能長出最香甜的葡萄,甚至有些要成為「老藤」,還要連續砍上二十年,只為採收一次。
生命有很多的可能。生命可以被一連串的鈔票堆積出來,也可以在不斷砍伐葡萄藤的過程中,追求雋永的價值。           ~摘錄自《商業周刊》882期

全站熱搜

sunfunscou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